<var id="ff1lt"><strike id="ff1lt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ff1lt"></var>
<cite id="ff1lt"></cite>
<cite id="ff1lt"><strike id="ff1lt"><listing id="ff1lt"></listing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ff1lt"><strike id="ff1lt"><listing id="ff1lt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ff1lt"></var>
<var id="ff1lt"><strike id="ff1lt"><thead id="ff1lt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ff1lt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ff1lt"><strike id="ff1lt"></strike></menuitem>

神奇動物又去哪兒了?獐子島3億扇貝集體暴斃!

2019-11-12 19:23:41

易簡財經

微信ID:ejfinance

同樣的招數,對圣斗士不能使用第二次,但獐子島使用了4次。

-1-

扇貝暴斃損失3億,股價開盤一字跌停

11月11日晚,獐子島發布公告稱,2018年存量底播蝦夷扇貝平均畝產約3.5公斤,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畝產25.61公斤,公司初步判斷已構成重大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減值風險。

輿論嘩然,一個月時間不到,獐子島的扇貝一下少了80%。于是這一下子,獐子島的3個億沒了。

今日開盤,獐子島股價果然一字跌停。獐子島的股價已經從歷史最高點——2011年的每股34.87元,跌去了90%,總市值只剩下19.20億元。

獐子島股價走勢圖(圖源:東方財富網)

-2-

深交所問詢“如期而至”

將正常的存貨盤點演繹為大型懸疑兇案現場,獐子島已不是第一回。對此,深交所的火速關注也顯得“輕車熟路”。

在三季度業績預告出現大幅預虧時,深交所曾對獐子島發出關注函。

財報顯示,2019年前三季度,獐子島共實現營利20.11億元,同比下降4.44%;凈利潤虧損3402.69萬元,同比下降245.53%。在財報中,公司表示,業績下滑,主要還是蝦夷扇貝收獲量減少。儼然一副“別問,問就是‘怪扇貝’”的口吻。

10月19日,對于深交所的關注函,獐子島在回復中表示:其2017年度底播蝦夷扇貝投苗量31.8億枚,投苗面積40.7萬畝,2019年進入收獲期。本年度計劃收獲采捕約20萬畝,剩余面積2020年收獲,目前不存在減值風險。

獐子島這番10月19日的“承諾”言猶在耳,11月11日就又給自己“瘋狂打臉”。對此,深交所要求獐子島說明,底播蝦夷扇貝在10月末至今短時間內出現較大面積死亡的原因、發現減值跡象的時間。

另外,深交所還提出另外一點質疑:根據獐子島《蝦夷扇貝存量抽測管理規定》,公司于每年4-5月、9-10月分別進行春季、秋季底播蝦夷扇貝存量抽測,但獐子島此次2019年秋測于11月才開始進行。

事實上,深交所的質疑也正是市場的疑問所在。時間僅隔半個月,是海底真的出現某種“不明惡性事件”,還是獐子島又一次“算準”了扇貝們的死亡時間?

-3-

慣犯獐子島,每年必跑路

獐子島為何一出事便能掀起如此風浪?因為他已經是個慣犯。

天眼查數據顯示,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9月,注冊資本約7.1億,公司經營范圍包括水產品養殖、撲撈、銷售等。它曾被冠為“海上大寨”、“黃海明珠”、“海底銀行”、“海上藍籌”等多個榮譽稱號。

但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這已經不是獐子島的扇貝第一次出事了。

2014年10月,獐子島公告稱,因北黃海遭到幾十年一遇的異常冷水團,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萬畝即將進入收獲期的蝦夷扇貝絕收。受此影響,獐子島2014年巨虧11.89億元。

這次“跑路事故”成為A股投資者口中的談資,但令人意外的是,獐子島卻依然可以不厭其煩將“扇貝跑了”作為經營大虧、業績變臉的核心理由。

2018年1月,獐子島發布公告稱,公司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,預計2017年業績由盈利0.9億元至1.1億元,變為虧損5.3億至7.2億元。最后,公司在年報中解釋2017年虧損7.23億元的原因是:海洋災害導致扇貝瘦死。

到了今年一季度,獐子島凈利潤虧損4314萬元,理由依然是“扇貝跑路”。熟悉的套路,熟悉的配方。

如今,又到了年報披露的時候,又是似曾相識的“扇貝恐怖故事系列”,這是否預示著,2019年年報,獐子島又要迎來一次業績大虧?

而對于此次獐子島扇貝“第三季”劇情,市場已見怪不怪?!澳甑琢?,扇貝該跑了”、“這是第幾次了?”等評論,看起來也是意興闌珊。

-4-

扇貝跑了,與之合作的會計師事務所也跑了

有句民間俗語,“家財萬貫,帶毛的不算”,用來形容獐子島可謂貼切。

對于農牧養殖類上市公司,在存貨農產品上做手腳可算是輕而易舉,這又要求審計會計師具備“上天入地”盤點存貨的本領。

在上一次扇貝跑路后,獐子島的年審會計師事務所也疑似“出走”。

今年9月,獐子島回復深交所問詢函稱,目前正在商議與擬聘任會計師事務所簽約事宜。在合作近8年后,大華會計師事務所或許與獐子島就此分道揚鑣。

另外,11月2日,獐子島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員調整:公司常務副總裁梁峻、首席財務官勾榮均申請辭去職務,另有工作調整;副總裁、董秘孫福君則提出書面辭職,不再擔任獐子島職務。

這一系列的變動,或許都與獐子島財務造假的調查結果有關。

今年7月,證監會對獐子島開出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,因涉嫌財務造假、虛假記載、未及時披露信息等,獐子島及24名“董監高”擬被證監會作出行政處罰,公司也被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。

-5-

神奇動物去哪兒?

中國有幾個特別牛X的上市公司,總是敢隨意地挑戰監管的面子和尊嚴。獐子島無疑是其中最惡劣的一家。

《扇貝去哪兒了?》這一悲喜交加的聚集,每年都要上映一季。這不僅僅侮辱了監管,也侮辱了廣大中小投資者。其他公司損害股民利益,至少每一季的劇本不一樣,而獐子島一樣的劇本可以表演5年,每次都讓A股股民哭笑不得。

廣闊無垠的海洋成了獐子島天然的最好的護身符…說跑就跑,說暴斃就暴斃,你不信自己去撈,看看能不能撈出點尸體來。

獐子島的扇貝故事,恐怕是人類有股市以來最神奇的故事了。監管方應該趕緊行動起來,若讓這種企業可以安穩活下去,對中國資本市場信心的損害,是極其巨大的。

關于本文

請WX搜索“易簡財經(ID:ejfinance)”關注我們

編輯:簡小編

綜合自:中國基金報、中國證券報、券商中國、投資圈等


紡織工程 http://www.zjdata.net/list/lw/oxov/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瑯琊便民網版權所有

北京小赛车群9.9的群